微信支付的海外“B计划”

2019-10-15 09:21:02 lala 83

微信支付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在C端,微信支付已经是一个巨无霸级的产品。截至2018年三季度,微信支付月活跃用户数突破8亿,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长逾50%。每天发生在C端消费者手机上的微信支付交易笔数以亿为单位计算。

以渗透率来衡量的话,微信支付毫无疑问是中国互联网里渗透率最高的产品。据市场研究机构益索普(Ipsos)调查,2018年第四季度,财付通(含微信支付和手机QQ钱包)在手机网民中的渗透率达到86.4%。相比之下,支付宝的渗透率为70.9%。

但是,渗透率高,也意味着微信支付的用户数天花板已清晰可见,微信支付需要更大的想象空间。

重心逐步向针对B端商户的服务转移看上去能够提供这样的想象空间。并且,加强to B服务的趋势也正在从境内向境外蔓延。

在今年3月份下旬举行的微信支付境外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信支付境外业务总监范帷表示,微信支付将在境外通过服务商加强对商户的服务。在这次大会上,微信支付公布了一系列在技术和财务激励措施,鼓励海外商户利用微信生态将微信支付的流量转化成自己的生意。

支付向前一步

在国内,微信支付正在尝试跳出支付本身。

“在后移动支付时代,微信支付不再只盯着支付,而是要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帮助行业合作伙伴一起把消费链的体验做得更好。” 微信支付事业部副总裁耿志军说。2018年开始,微信支付与行业深入结合的趋势更加明显——洞察不同行业场景,找到诉求、痛点,提出解决方案。

以扫码点餐、停车场的无感支付为例,这两项功能的源起都不是微信支付的内部创意,而是由服务商首先发起、再与微信支付产品团队合作形成的解决方案。

所谓服务商,指的是在微信支付平台上,帮助商户开发做小程序和开发电商系统、提供解决方案的技术支持者。2015年微信支付平台向服务商开放,2017年年底已经有超过3万家服务商在这一平台上注册。

这是微信支付逐渐从单一工具向综合行业解决方案转身,也是一次由to C向to B的试探。

过去,支付是一切交易活动的最后一个工具环节,但现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已经不再这么想问题。支付正在成为两家公司向产业端延伸的接口,承载着各自能为线上线下零售商们提供的行业解决方案。

通过小额高频的交易,微信支付聚拢了大量拥有C端用户的商户。面对这些商户,微信可以调动生态圈内已有的基础设施,为它们提供更多的业务支持:小程序和社交广告可以提供品牌和产品运营,卡包可以提供会员管理,企业微信可以提供门店管理。

马化腾将微信形容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商家和机构可以直接跟自己的终端消费者建立联系,拥有自己的粉丝和流量。换言之,依靠微信支付导流,微信平台上生成一个松散的商户群落。微信生态圈的能力也由社交和支付上升到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

微信小程序开发,代扣代付,微信支付收费,税务筹划,支付宝H5支付,对私充值代付,企业收款代付,微信支付接口申请,微信支付申请,微信支付开通,网银支付,微信快捷支付,支付宝商户支付,微信app支付,微信扫码支付,微信分享支付,微信公众支付,银联快捷支付,微信网页支付,支付宝小程序支付,支付宝接口文档,微信扫码支付接口,第三方支付,企业税务筹划,企业对公转对私,支付宝app支付,微信支付结算,支付宝扫码支付接口,微信支付风控,支付宝扫码支付,金税三期,微信支付限额,商家支付申请方法,微信商户支付,微信信用卡支付,个人所得税代征,微信支付接口,微信虚拟支付,微信支付审核,支付宝支付接口,支付宝支付申请,支付宝审核,微信小程序支付,微信小程序开发,微信支付接口开发,企业公司代发,微信支付代理,易宝支付代理,微信支付费率

微信支付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在C端,微信支付已经是一个巨无霸级的产品。截至2018年三季度,微信支付月活跃用户数突破8亿,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长逾50%。每天发生在C端消费者手机上的微信支付交易笔数以亿为单位计算。

以渗透率来衡量的话,微信支付毫无疑问是中国互联网里渗透率最高的产品。据市场研究机构益索普(Ipsos)调查,2018年第四季度,财付通(含微信支付和手机QQ钱包)在手机网民中的渗透率达到86.4%。相比之下,支付宝的渗透率为70.9%。

但是,渗透率高,也意味着微信支付的用户数天花板已清晰可见,微信支付需要更大的想象空间。

重心逐步向针对B端商户的服务转移看上去能够提供这样的想象空间。并且,加强to B服务的趋势也正在从境内向境外蔓延。

在今年3月份下旬举行的微信支付境外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信支付境外业务总监范帷表示,微信支付将在境外通过服务商加强对商户的服务。在这次大会上,微信支付公布了一系列在技术和财务激励措施,鼓励海外商户利用微信生态将微信支付的流量转化成自己的生意。

支付向前一步

在国内,微信支付正在尝试跳出支付本身。

“在后移动支付时代,微信支付不再只盯着支付,而是要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帮助行业合作伙伴一起把消费链的体验做得更好。” 微信支付事业部副总裁耿志军说。2018年开始,微信支付与行业深入结合的趋势更加明显——洞察不同行业场景,找到诉求、痛点,提出解决方案。

以扫码点餐、停车场的无感支付为例,这两项功能的源起都不是微信支付的内部创意,而是由服务商首先发起、再与微信支付产品团队合作形成的解决方案。

所谓服务商,指的是在微信支付平台上,帮助商户开发做小程序和开发电商系统、提供解决方案的技术支持者。2015年微信支付平台向服务商开放,2017年年底已经有超过3万家服务商在这一平台上注册。

这是微信支付逐渐从单一工具向综合行业解决方案转身,也是一次由to C向to B的试探。

过去,支付是一切交易活动的最后一个工具环节,但现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已经不再这么想问题。支付正在成为两家公司向产业端延伸的接口,承载着各自能为线上线下零售商们提供的行业解决方案。

通过小额高频的交易,微信支付聚拢了大量拥有C端用户的商户。面对这些商户,微信可以调动生态圈内已有的基础设施,为它们提供更多的业务支持:小程序和社交广告可以提供品牌和产品运营,卡包可以提供会员管理,企业微信可以提供门店管理。

马化腾将微信形容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商家和机构可以直接跟自己的终端消费者建立联系,拥有自己的粉丝和流量。换言之,依靠微信支付导流,微信平台上生成一个松散的商户群落。微信生态圈的能力也由社交和支付上升到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